第四版:副刊专版 PDF版阅读

安居之路


生活是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溅起的浪花会折射出五彩斑斓的人世间风貌。

在我纷繁的记忆里,“衣食住行”如漫山的荒草,占据了我记忆的山岭。这其中,“住”的分量不言而喻,犹如苍劲的大树,在山岭上巍然屹立,引人注目。

回想我与住房的故事,我的安居之路,记忆的洪水漫过堤坝,缓缓涌来……

小时候,我家住在豫南的小山村。老宅曾经是生产队的“队屋”,三间土坯房。一到下雨天,屋里就会漏雨,我们就会找搪瓷盆、木桶接水。

1985年,父亲经过筹备,决心翻新房屋。老房子扒掉,在原址开建新房。

新房子还用土坯堆砌。父亲在离家不远的一块稻茬田,放干水晒干。然后套上牛,拉上石磙,轧上一整天。过几天,父亲找了两个人,来打坯。打坯时,用坯刀把泥土切成大小一致的长方体,铲起来晒干。后来全家动员,把这些干土坯搬回去,准备砌墙。我那时力气小,搂一块土坯到家,要歇好几回。

在本村几位泥瓦匠的帮助下,干了一个多月,五间“明三暗五”的坯墙瓦顶的房子,终于盖好了。

记得上梁那天,父亲放了一长串鞭炮。母亲把馒头蒸熟,点上红点,把一些花生染成红色,装在贴上红纸的竹筐里。几位上梁的师傅,把竹筐提上房梁,吆喝着,把馒头和花生从房梁上抛下,引得一群小孩子哄抢。父亲和母亲的笑声,在山村里久久回荡。

师范毕业后,我辗转换了几个工作单位,但是都居无定所。

2000年,我在集镇上,贷款买了一间国有土地的地皮,宽3.5米,深25米。

我在当地找了一个建筑队,包工头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简略的建筑结构图,我们谈好价格后,半年时间一套小楼房就建造好了。楼房布局是:前面一间两层,后面一间两层,中间是厨房、卫生间以及通往前后二楼的楼梯。这套房子连装修,花费不到5万元。

这是我自己拥有的第一套房子,从此我有了一个暂避风雨的安居之所。在这里,我创作了第一部诗集《梦翔》。

2007年,我通过了全县教师选拔考试,调到了县城一所学校教书。

每周从县城到集镇来回奔波,极不方便。我便把集镇上的房子卖了,卖了7.8万元。我用这些钱付了首付款,在县城一个叫“湖畔春天”一期的小区,买了一套98平米商品房,大产权,步梯5楼。两室两厅,一厨一卫。装修好,大概花了16万元左右。

从此,我在县城有了落脚点。在此一住,就是10年。

在这里,我出版了第二本诗集《飞天》。

随着我的两个孩子逐渐长大,98平米的房子显得十分局促。

2018年,我把“湖畔春天”一期的房子,连同全部家具以26万元卖掉了,换到了“湖畔春天”二期,买了一套近140平米的房子,步梯三楼,三室两厅,一厨两卫。比“湖畔春天”一期明显的提升,在二期我们用上了管道天然气。

房子宽敞了,全套的红木家具,住起来格外舒适。我还特意定制了书柜、书桌等。闲暇时,养上了几盆花,还买了一个供氧的大鱼缸,养上几条锦鲤,让整个房间都充满勃勃生机。

有几位中书协会员的书法家朋友,还为我写了几幅字,家里盈满书香气息。

在这里,我出版了第三本诗集《绽放》。

2021年夏天,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我在县城“幸福家园”联排别墅区,买了一套别墅。

整栋别墅宽7.5米,长20米,建筑面积将近300平方米,精装修,家具家电齐全。

入住后,喜欢养花的我,在院子里种下了梅花、菊花、墨竹梅、墨兰、月季、太阳花、发财树、幸福树等。

我在大门外,种上了几棵葡萄苗。在东院墙边,栽种了柿子树。坐在院子里,看一只只鸽子在小院周围悠闲地玩耍,我畅想着瓜果飘香、鲜花吐蕊的胜景,一种惬意油然而生。

几位知名书画家,题字作画,我装裱好后,悬挂在客厅,以此激励自己,踔厉奋发,不断前行。

在这里,我创作了第四部诗集《与喧嚣保持距离》。

日子总像从指尖流过的细沙,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

几十年的风雨变迁,我的安居之路上,吹过的是改革开放的春风。我的经历,是无数人不平凡际遇的一个缩影。

在我的内心深处,激荡着一股感恩的洪流,此生不悔入华夏,生逢其时,躬逢其盛,与有荣焉,幸甚至哉!

我坚信,我的安居之路还将朝着更加谐美的方向延伸。

我还坚信,更加绚丽幸福的日子,将在下一部诗集里,熠熠生辉。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