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版:副刊专版 PDF版阅读

七月,我们在固始(组诗)


七月一日


七月一日

本是个普通的日子

在东方,那些向着太阳的人

跋山涉水,披星戴月

穿过六月的黑,来到黎明

成就和赋予它特殊的意义

让墙上的日历,每天都光辉


那时候,天下真不太平

黑夜更因漫长而冰冷

那些向着太阳的人

尽管穿着残破的冬衣

黑暗里,也许还看不清身影

但他们用镰刀和锤头撞击着火星

星火燎原地,烧出黑暗的光明


一百年了,他们前仆后继

就像太阳永不熄灭着激情

温热的鲜血输进东方的土地

输进老百姓的身体,源源不绝

直到四万万人,都没有排异反应

甚至十四亿人都可融为一体

一家人的激情,火焰般升腾


以至他们穿过的草鞋也会发芽

并扎根,成片地生长

让小米的金黄起伏壮阔的波浪

让镰刀和锤头撞击的声响

辉映太阳,响彻天空和海洋

——七月一日这个日子

在固始,纪念是必要的


七月,固始的颜色


在固始,七月是绿色的

这绿色植物一年中

或者是一生中

生命力最旺盛的季节

青草在尖叫,树木在挥手

满眼的绿,漫山遍野地起伏

渲染绿色的风,波澜壮阔

芬芳绿色的歌,澎湃汹涌

以至能想到的就是淹没

连带江河、湖泊

甚至大海、天空……

催促梦想和激情的成熟

每一天的绿,都新鲜,而蓬勃


所以在东方,在中国

七月诞生的中国共产党

就像树种融入了绿色的海洋

自然地扎根、发芽、生长

逐渐根深叶茂,茁壮出力量

以至她开出的每一朵花

都有着红牡丹似的热烈、奔放

枝枝桠桠结出的每一枚果

都饱满着安石榴灿烂的微笑

而它掀起的潮和奔涌的浪

更像千山万岭的林海,海洋般呼啸:

绿色,因七月的催化而生机盎盎

七月,因红色的升华而永放光芒


七月流火


《诗经》里,七月流火,天气就转了

而在固始,七月流的却真的是火

太阳是赤祼祼地红,云霞烧出波澜壮阔

金黄的小麦成片地片熟

油菜籽被榨干了最后一滴油

动物们不是干柴就是烈火

漫山遍野的绿,也精力旺盛着焦渴

所以黑夜必须短一些,再短一些

否则,镰刀和锤头撞出的火星

就会一点就着一点就冲

再黑的煤和土,也烧得通红

哔哔剥剥着蓬蓬勃勃

因此在固始,据说

七月成熟的水果都叫圣果

比如樱桃、李子,蜜桃

甚至无花果,全都敞亮地红

哪怕青皮的西瓜,也都是红瓤

色鲜汁浓,既当饭又当果

含钙量更得成倍地数


而今天,在中国,七月流的火

就像满眼的红旗或灯笼

起伏中国红的河流——

澎湃汹涌、激情永久


七月,在固始

 

七月,在固始

我就是一朵向日葵

曾经再小的一粒瓜子

哪怕现在十四亿朵花里

从不起眼毫不重要的组成

但深埋进你的土地

也要可着劲努力

扎根、破土、立身

长出高直的杆和生命的绿

开出的头状花序,是太阳的形

饱满的心和金黄的色

与广袤的原野相依为命

都起伏太阳的光辉

和波澜壮阔的,生机

——我是多么爱你

即使结出傻子似的瓜子

也要洽洽出清脆的声音

并用花朵和果实的香味

芬芳同一幅画的,记忆


七月,固始的风展开红旗


七月,固始的风展开红旗

展开了镰刀和锤头的标志

展开了碰撞的火星,和声音:

黄色因红色的逐渐铺展

而更加光辉、灿烂

红色因黄色的画龙点睛

而更加招展,忽啦啦着火焰


七月,固始的风展开红旗

一面旗继往开来

千万面旗浪涌波翻

千千万万,就壮阔起波澜

红色的海洋啊汹涌澎湃

每应一下鼓点,每舞一个节拍

就掀起一个崭新的时代


七月,固始的风展开红旗

展开了“七”一样的风帆

因坚定,所以鼓胀而饱满

展开了“一”一般的航船

因乘风,必破浪而更为向前

——向前向前向前

十四亿根纤维正经纬着未来:


你就是七月的旗高高矗立

我就是七月的风永不停息

(作者:北京 汪再兴)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