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gsbluelight PDF版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54期 -> 第四版 -> 新闻内容
《吴其濬》(连载)
新闻作者:曹雁雁  发布时间:2020-01-13  放大 缩小 默认
      (接上期)他转过头,愠怒地盯着那个说话大声的人。那人穿着一件玉色的夏衫,乌黑的辫子搁在胸前,发丝里沁出的汗珠顺着太阳穴往下滴。那人说话十分急切,脖子上青筋毕现,偶尔扯动肌肤从衣领中忽明忽暗地出来,才知道这人也是白净的,只是若看他的脖子跟脸,还以为他是个黑炭。
      “老板,你通融通融吧!我实在需要钱救急。”那人一着急,说话声音又大了不少,把屋外卖西瓜的小贩也惊醒了。
       吴其濬揉过了太阳穴,才听出这声音十分耳熟,像是林则徐的声音。吴其濬忙进了店,喊了一声:“元抚兄,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转过头,果然是林则徐。他的脸晒得黑红发亮,嘴唇起了皮,往里的肩膀上背着一个布包,里头是几幅画。林则徐礼貌地打了招呼,说明了来意:“我是来卖画的。”说罢,又跟掌柜软磨硬泡起来。
       掌柜皱眉,垂着眼皮,无聊摆弄着桌上的钱罐,无奈地说:“老爷,不是我不愿意帮忙,只是您也知道,字画是个悠闲的买卖,也是个费嘴皮子的事儿。有人喜欢唐伯虎,有人喜欢赵孟頫,有人喜欢灵巧生动,有人喜欢朴实厚重,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成交的。您要钱要得这么急,我可真帮不上忙。”
       林则徐急得连额头滴下来的汗也顾不得擦,只哀求道:“掌柜的,帮帮忙吧,要不我再算便宜点给您,谁让咱们是老交情了呢?”
       掌柜听说可以砍价,眼睛这才睁开,拨拉了一阵算盘,心里有了底,笑嘻嘻地说:“共八两银子,成我这就给您称银子,不成那就对不住了,我这也是小本买卖,贴不起。”
       林则徐吐了一口气,皱了皱眉,猛一把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把画放到柜台上:“成,就这么说定了!”
       掌柜乐开了花,忙将字画收进去,去屋里拿来了碎银子。林则徐的字画吴其濬看过,颇有功力,花鸟画得十分细腻生动。吴其濬刚才没仔细数,但粗略一算怎么也有四五幅画。吴其濬忙劝:“林兄,这太划不来了!如今随便在哪个铺子里买一幅看得过去的画,少说也要三五两银子,何况你是正儿八经的庶常!就翰林院三个字,量谁没有十两能买一幅画回来。何况你还有笔墨,还要装裱,八两银子也太少了。我这就给你讨回来,这不是欺负人嘛!”
      “不要!”林则徐拉住了吴其濬,解释道,“没办法,家里孩子病了,等着用钱呢,我跑了好几条街,这家算是讲义气的了。”
       林则徐拿了银子出了铺子,嘴干得快裂了,往喉间咽了咽,竟干得连口水都匀不出来。他问小贩酸梅汤多少钱一碗,小贩说不加糖的三文,加糖的五文。林则徐将手里的铜板一个个退了回去,只剩三文,想了想又把三文钱放回兜里,摇头道:“算了,我还是去前面井边舀点水喝吧。”
      小贩收回碗,嘀咕道:“还是翰林老爷呢,连碗酸梅汤都计较半天。”
      吴其濬知道林则徐一直不宽裕。林家人口多,林父又是乡下的普通教书匠。翰林院没有京察大考之前基本不能执掌文衡,升迁也得从左右春坊等开始,做编修的待遇十分微薄。为了补贴家用,林则徐不得不常熬夜做些字画放在铺子里寄卖来周济。
       吴其濬看林则徐连几文钱的酸梅汤也舍不得花,心里极不是滋味。于是他立即扶着头,皱眉嚷道:“我头好痛,林兄,烦你扶我到那边歇歇。”
      林则徐忙搭手将吴其濬扶住,担心地问:“怎么了?还好吧?”
      吴其濬故意装出站不稳很难受的样子,靠着柱子坐下了:“可能是刚才喝了点儿酒又晒了一阵,有些中暑了,心口堵得慌。”
      林则徐摸了摸吴其濬的额头,信以为真:“肯定是的,不怕,吃点凉快的东西就好了。你且坐着,等我!”
     “你去哪儿?”吴其濬惊诧不已,又不好起身。
      林则徐跑到旁边槐荫下摆着的西瓜摊,问小贩:“有没有井水凉过的西瓜?”
     小贩热情地推荐:“有,给您备着呢,不红不要钱!”
      林则徐问:“多少钱一个?”
    “不贵,个头不大,也就二十来文,您要我现给您切开!”小贩将一个碧绿的西瓜从水里捞起,得意地敲了敲,西瓜的皮被震得砰砰响。
    “好,就这个,给我切好,我就在这儿吃。”林则徐从钱囊中掏出十几枚钱,然后拿着切好的西瓜往吴其濬这儿来。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固始早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固始早报 技术支持:153106287 | 备案号:固始早报ICP备090118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