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gsbluelight PDF版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41期 -> 第四版 -> 新闻内容
《吴其濬》(连载)
新闻作者:曹雁雁  发布时间:2019-08-30  放大 缩小 默认
  (接上期)听完这些,吴其濬惊得目瞪口呆,滚烫的茶暖不了他发凉的心,他忍不住说道:“粮仓混乱,恐怕库务也不见得有序。粮食还偶尔可以周济,若是银库也监守自盗的话,那可不妙了,学生以为应当趁机上奏皇上盘点银库,清点数目,及时扫清积弊。”
    吴其濬的话令穆彰阿欣喜不已:“所言极是,这正是好时机!”穆彰阿喝了一口茶,又将吴其濬从头到脚细细看了一遍,忍不住赞道:“这些年在京中,才子俊秀我见了不少,老弟你这样稳重耿直的实在太少。我原就想你有那么好的家教,乡试排名又极靠前,怎么可能是他们口中误传的那样呢?去年我监管内阁中书科,平日里属你最勤实,只是没想到我前脚离了中书科,后脚就有人把你挤掉了。你放心,这事儿我得空了一定要管。听美存兄说你不想科考,是为什么呢?”
    吴其濬浅笑:“我才疏学浅,文章很一般,就不去科场献丑了。”
    穆彰阿很惋惜,打趣道:“不是因为家里有那样出色的哥哥害羞了吧。”
    吴其濬不置可否笑了笑:“可能是吧。”
穆彰阿诚恳地劝道:“哥哥要说这样的话,你别见怪,但是我的真心话。老弟你想,咱读书人读书不为忠君报国为什么?有才学的人放弃机会只会给更多小人钻空子。天子身侧围绕的都是那起小人,国家能有什么未来?你再多的才学与抱负,没有赏识你的知己,力量微乎其微。哥哥说句不要脸的话,就算是为了沽名钓誉,只要能为朝廷做出实事来,总比什么不做要强。”
    吴其濬礼貌地应道:“哥哥说得在理,但小弟目前对科考的兴趣实在提不上来。”
    二人闲聊了半日才从弄玉堂散了。到了家门口,吴其濬见几辆华丽的马车停在巷子里。原来农历三月十八日是京城梨园行当一年一度的盛会,京城名旦相约这天在宣南一带“斗花魁”,评选出京城色艺名望最鼎盛的小旦。今日到吴家来的正是春台班的台柱王小庆,他还有个雅号叫云溪。王小庆曾在吴烜过寿的时候来吴家唱戏,跟吴家上下相熟,特别带了拜帖来请吴烜与吴其彦参加盛会。在二门处,王小庆遇到了晚归的吴其濬,连连问好寒暄:“许久不见二爷,越发神采飞扬了,本想请二爷也赏光到我们的聚会光辉光辉,听大爷说您最近一向忙得很,也不敢搅扰了。”
    吴其濬痛恨不管民间疾苦的风月流行,平时对于小旦不置褒贬,只是这王小庆虽系一伶人却深得京中大小官宦的追捧,故也不能得罪,于是客套地说:“班主厚情,奈何琐事缠身,没有福气与会,祝班主一举夺魁。”
    王小庆笑得如霁月彩云,连连致谢,谢完又试探似的说:“今日难得遇到二爷,云溪千万机遇可以错过断不可错过真佛,今日厚着脸想找二爷讨个人情,请真佛降福。”
    王小庆一番漂亮话也让吴其濬宽容了许多,笑问道:“王班主请讲。”
    王小庆说:“最近我新收了一个徒弟叫琪官,年纪不大但也算乖巧懂事。他说他有一契兄名叫琴官的在二爷底下做事,如今他愿意拿出积蓄赎他这位契兄,请二爷开恩。”
    吴其濬这才注意到王小庆身后站着一位美少年,穿戴打扮跟茶馆里的那位无异,正是从他们家走了的琪官。吴其濬淡笑:“王班主言重了,不需要什么银子,只要琴官愿意,随时可以走,连文契也可以一起带走。”(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固始早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固始早报 技术支持:153106287 | 备案号:固始早报ICP备090118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