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gsbluelight PDF版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35期 -> 第四版 -> 新闻内容
生命的深情
新闻作者:李永海  发布时间:2019-07-03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来人往,朝朝暮暮,就是寻找生命的枝枝蔓蔓。生命因为寻找而成为生命。寻找是一种执着,一种继承和完善。守候是一种聆听,一种举望。没有守候就没有远方和远方美丽黄昏的莅临。在寻找中守候,在守候中寻找,生命变得明朗而有意义。其实,生命原本就富有很多意义,比如,生老病死,喜怒哀乐……
    春风又绿。不想被城市没完没了的躁声打扰,我回到了乡下的老家,只想让思想自由些,还有我的灵魂。如果可以,请赐我一段没有用过的时光,一阙冷落已久的古诗,一阙忧伤的宋词。请赐我一缕淡淡的光线,一缕不羁的清风。沿着想走的路去走,定然会遇上那约了我百年的一轮明月,挂在树枝上,或者旷野的高空。
    暮春的阳光炽烈。固始城南四十多里有个叫丁谷堆的地方,曾让我无数次往返其间。
    丁谷堆是一个高大的封土堆,呈丁字形,因为有一座很大的古墓而出名。古墓的周围长满了萋萋青草,守护墓地的数棵高大的古松古柏却老枝苍劲,昂首云天,带来一地凝重而爽朗的绿荫。当地传说古墓里埋葬着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的一个妃子。当年,闯王李自成席卷河南,途经此地,由于连日奔拨劳累,他的一个爱妃突然发病去世了。李自成的义军还需要行军打仗,他就只好将她随地掩埋。义军将士们,每人往墓上添一锹土,很快一个丁字形的大型封土堆就形成了……挖空的地面,风吹雨打,年久渐渐地形成了一座很大的塘堰,一年四季里面的水没有干涸过。后人就以地形称呼此地为丁谷堆。
    行走尘世间,你是否体悟大地上的万物虚无。充满期待,不无凄凉。关于李自成爱妃的故事,众说纷纭,正史上虽然没有关于李自成到过固始的明确记载,但在当地仍然流传着这些故事,随着时光的推移,依然在当地经久不衰。
    时光荏苒,不管故事的真假已不重要了。如此算来,古墓离今大约近400年了,以前时有盗墓贼光顾。有一年清明,我去那里,见到地面零星散落着一些古钱币,随即拾捡几枚收藏。古墓旁边,立有一座小庙,不知是何时何人所建,这些年来,香火缭绕一直没有中断过。那天,听附近村里的老人们介绍,该小庙经过岁月的变迁,尽管周围已经长满了青苔,但是也见证着整个村子的发展变化,多少年来保佑着这个小村子,很有灵气,风调雨顺。现今这里已成为或远或近的人们择墓的风水宝地。我太奶、奶奶,大伯父,还有去世不久的父亲,他(她)们都安身在丁谷堆附近。
    此时静默不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先人们不讲究所谓风水,他们愿把自己的魂灵交给丁谷堆,在这里归于尘埃。因而,丁谷堆这里的土也就渐渐越垒越多,甚至高出地面数米,阳光最先照到那儿,人站在上面感觉非常暖和。四周榕树如盖,樟树挺立。所以,我和亲人们每年都会在清明或者春节前来到这里,敬上香、烧些纸钱,凭吊、祭奠先人们。
    满坡花香,煦风阵阵,一来到这里就给我一种清新、爽快、愉悦的感受。我一直庆幸,清明是在一个春和景明的季节。草熏风暖,梨花如雪,溪水欢唱,冲淡了萦绕心头的哀伤,让你灰色的心情明朗起来,让你更珍惜活着的时光。在春天里祭奠先人,更要懂得珍惜、欣赏眼前的春光,以踏青的心情扫墓,让我们的脚步少了一些沉重,悲恸燃成灰烬,断魂之雨洗涤灵魂,在清明里追思、感怀……悠悠岁月,一阵阵感伤,泪水盈眶,实为一人生悲剧。曾经有人在丁谷堆那儿挖出一块挺大又很精美的石碑。因年代久远,石碑上的字迹模糊不清,只能依稀看见记载女性的字样,表明一位女子曾在此栖身。
    放眼四望,这里桃红柳绿,草长莺飞。
    停留在这里,享受在当下,时光是寸步不离你的影子。当有一天,悄无声息了,时光与你断然没有了任何关系存在了。但那种情思是深沉而稳重的,人世的沧桑撩拨的是我们怅惘的心。
    一片薄如轻纱的云朵罩在头顶。轻纱似的云朵镶了金边。金边浅浅的,若有若无。极目远望,看那没有尽头的尽头,不仅没有欣喜,甚至颇为沮丧。岁月的沧桑和时光的流痕都飘渺无所依凭。还能依稀记住,他们曾经是谁家的亲人,躺在黑暗的泥土里,有太多的时间,也有太多的牵挂,风吹田野,恍惚中一眼看见逝去的他们,难道是,他们乘风回家……
    聚散中有你,聚散中有我,你我匆匆皆过客。很多事情,我们无法控制,就好比如你喜欢一个人,现实是喧嚣的,人心是浮躁的,可很多事情又可以选择的。你是否知道,时光那只眼睛没有感情,没有温度。无论曾经如何喧嚣过沉浮过,时光始终静如止水。无论曾经如何蹉跎迷离,时光总是纯澈如一。花开花落,花开花落,在岁月长河里,你我就是浪花一朵朵,生生不息。
    有些人,有些事,终于能看到了尽头,正如你安坐家乡母亲河史河的岸边背景,河水欢腾流淌,奔向远方,演奏出生命的深情。
    蓦然心动,最好有一场春雨,把我从恍惚间淋醒,也没有怨言,谈话的瞬间,有的亲人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额上罩着些伤神的云彩,旋又浮出一个短暂的微笑。
    风住尘香花已尽。转眼又到了初夏五月,那日,午后,一人独自坐在古槐树下,树早已长满了绿叶,就在这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色里,无数大大小小挂在高枝上的鸟巢突显出来,很是醒目。
    柔风拂过,轻闭双眼,世界所有的声音只化为树叶摆动的沙沙声,随后消散,没有踪影。风吹过了,回忆却没有随风而散,吹拂过面颊的微风,惬意地荡漾在心间,身边似乎发出窸窣的动静,久久不肯离去。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固始早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固始早报 技术支持:153106287 | 备案号:固始早报ICP备090118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