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gsbluelight PDF版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33期 -> 第三版 -> 新闻内容
老徐又笑了
新闻作者:童俊杰  发布时间:2019-06-12  放大 缩小 默认
  “赵局长,机子(旋耕机)冒白烟,坏几天了,要不是急等着犁田栽秧,真不好意思再麻烦您……”今年5月3日中午12点,赵瑜局长突然接到贫困户徐应怀的求助电话。
    徐应怀(习惯称“老徐”)是段集镇下楼村人,今年68岁,全家5口人,不幸的是3人有病残,老伴眼残、女儿和儿媳患有精神分裂症,家有3亩梯田,另代种其侄子的2亩耕地,农闲时在村附近石场做些小杂工,儿子没技术只能在外做些小工,除了政府照顾的2个低保和一些救济外几乎没有其他经济收入来源,是经过多轮扶持仍未脱贫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户,也是扶贫战役中最难啃的“硬骨头”。
    脱贫攻坚战打响后,县统计局局长赵瑜成为老徐的帮扶责任人。在深入分析他家的致贫因素后,帮助申请公益岗位护林员每月500元,给予特困救助2000元,2人低保兜底,1人享受残疾护理和生活双补贴,参与金融项目的入股分红,获政府以奖代补资金1000元、户容户貌整治补贴6000元。通过近3年的持续帮扶,全家的生产生活得到较大改善。2017年的一次走访中,老徐突然提了一个破天荒的想法:“你们要能帮我贷款买铁牛(旋耕机),就好了!”
    在了解到老徐的“梦想”后,赵局长主动要求用他自己的名义给徐应怀担保贷款购买农机。在赵局长的协调推动下,段集镇农商行启动简易程序、上门服务,将相关手续搬到老徐家现场办公,在政策允许范围内一切从简。履行完相关手续后,我们帮助老徐申请到了扶贫小额贷款,找到了小农机售卖点,购买了适合山区耕种的小农机,实现了老徐梦寐以求的“机耕梦”。2017年8月18日《中国信息报》曾以《老徐终于笑了》为题报道此事。
    “这台小机子很管用,梯田、旱地都能使,大路、小路都能跑,晴天、雨天不用歇,真是好东西!”如今,已用顺手的小农机突然坏了。老徐慌了!
    老徐曾托人到附近的商城县买回几个小部件想自己试试,零件换了依旧冒白烟;老徐也向本村的“机械手”请教过,依然排出不了故障;老徐还想亲自到集镇跑一趟请师傅,不巧的是他女儿最近又犯病了,身边不能离人。照顾孩子是头等大事,种庄稼也不能错过季节。此时,老徐比购买农机前更着急,那时毕竟还有耕牛。老徐左右为难、一筹莫展,无奈之下再一次拨通了帮扶人的求助电话。
    赵局长了解情况后,立即安排我再跑一趟以前购农机时的小农机销售市场。我从县城北关出发,冒着35度的高温跑到我原来帮他买农机的商家,说明了来意。老板很快找到了这台机子的销售票据,很抱歉的告诉我,小农机维修已超过质保期,修理费用需要自理,并且离老徐家有100多里地,加之农忙,维修人员十分紧张,仅能维持县城周边的农机服务,短时间内很难提供上门维修服务。交谈中,老板看我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样子,同时被这种把贫困户当亲人、把贫困户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办,想贫困户之所想、急贫困户之所急的扶贫真情所感动,破例答应帮我们找一个离老徐家较近的农机修理师傅上门服务。我当即通知了老徐这个好消息,从电话里能感受到老徐几近哽咽的声音。
    “老领导,机子修好了,跟新的一样,下午就可以下田干活了。换了一堆零件,花了500块(元)。有您的帮助,今年想尽一切办法、开足马力也要脱贫,决不拖您的后腿。”下午刚上班,赵局长接到了徐应怀喜极而泣的电话。放下电话后,赵局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安排说修机器的费用我们出吧,给老徐减轻点经济负担,明天下乡走访送给他。
    就这样,老徐的小农机又复活了。在我们将修理费用塞进老徐兜里的那一刻,只见他那双饱经沧桑的脸颊流下了滚烫的泪水,感动得一句话也没说完整,两颗缺失了门牙的嘴笑得合不拢,老徐又一次开心地笑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固始早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固始早报 技术支持:153106287 | 备案号:固始早报ICP备090118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