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gsbluelight PDF版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33期 -> 第四版 -> 新闻内容
《吴其濬》(连载)
新闻作者:曹雁雁  发布时间:2019-06-12  放大 缩小 默认

(接上期)第二天清早,滑县城门口来了一个焦急的人,他推着独轮车,车上装了一床破被子和一堆草,破被子里躺着一个浑身恶臭的人。
    “站住!怎么回事?”守卫警惕地询问。
    “官差老爷,这是俺家兄弟,医生说他染了瘟疫,叫我快点推出城一把火烧了,免得传染人!”
    守卫听说瘟疫,慌慌张张用刀挑开棉被,见里面睡着一个人,天没大亮看不清,借着灯笼一瞧一脸乌黑的疮,脸色发青,打了一个嗝,呕出一口污血来。
    “快走快走!”守卫立即将人赶出去了。到了城外很远的地方,车夫将棉被和稻草取下来烧了,病人却好端端地站在一边,原来车夫是泽平扮的,病人是冯克善。这时吴其濬也赶了过来,冯克善对吴其濬和泽平跪拜道:“二位救命之恩,冯某没齿难忘。”
    吴其濬说:“冯壮士,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放手吧。”
    冯克善道:“我这条命是公子给的,公子的话我怎敢不听?我虽然没有李教主有学问,没有林清有头脑,但我知道什么叫义气。就此别过!”
    吴其濬与泽平拱手上马往另一个方向去了。打马奔跑了一会儿,吴其濬回头看了看,对泽平说:“泽平,我以后不想再考功名,万一有一天也叫我战场剿匪,即便不违君恩,看着人死总会心生不忍。李文成之流虽不自量力,也算不得大奸大恶,我看他们比起解州那些蠢蠹,竟还强些。”
    泽平笑道:“少爷又说笑话了,这话让皇上听了,不知作何感想。”
    红日照亮了中原大地,天色绚烂,但只一刹那光辉便被混沌的云层覆盖了。两匹矫健的马卷起沙尘,消失在郊野。

          17. 风流之外
    吴其濬回到北京,又从父亲与兄长那里了解了天理教被剿的详情,才知此事对嘉庆帝的冲击不小,嘉庆帝甚至特宣“罪己诏”。自满人入关以来,下“罪己诏”以示自责的唯有顺治帝、乾隆帝和嘉庆帝。顺治帝自责是因满族文化渐渐被汉文化冲击,乾隆帝自责是因为宫殿失火烧了宝玺。嘉庆帝上一回罪己诏是因为扳倒和珅之后遭吉洪亮劝谏将吉流放新疆,结果第二年大旱不雨,嘉庆帝祈雨无果,被迫罪己诏,但显然这次受到的打击与以往完全不同。
    京城大雪纷纷,这一天,林则徐又拿着请帖上门请吴其濬入社作诗,他说:“今秋因林清之乱,消寒诗社的人没有作成菊花诗,这次你一定要参加。”吴其濬毫无兴趣,懒懒地说:“林兄,得罪了,我实在没有什么诗兴,秋季准备的那两盆花也凋落了,现在漫天大雪如天地之间的灵幡,我感觉很悲伤,根本无法谈笑。”
    林则徐也道:“是呀,我也不想去。京城浩劫刚过,强公死不瞑目,英杰无人祭奠,哪里能谈笑风生去作诗?”
    吴其濬听林则徐在称赞死去的滑县县令强克捷为“英雄”,心里极不是滋味。因为他从冯克善那里知道了强克捷死的真正原因,而现在林则徐悼念强克捷的《强忠烈公遗墨后》一文已经在京中广为流传,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告诉林则徐真相。吴其濬心内感叹,世界上的事以讹传讹不少见,没想到地方与京城得到的消息差别如此之大。
    当时李文成等人因起事遭泄密被强克捷手下的典史抓进了监狱,冯克善武艺高超,立即召集教友劫狱。劫狱成功后,为怕遭围剿干脆揭竿而起攻打滑县。强克捷得知李文成要攻打县城,躲进了一个朋友家,对外谎称自己已经死了。州府不验真假,立即向上汇报情况。嘉庆帝以为强克捷英勇牺牲,于是下诏表彰强克捷为烈士,赐了莫大的恩德。强克捷本以为可以躲过一死,却不知道皇上已经下了表彰书。他欲潜逃,奈何城门封死,朋友劝他服毒自杀,不要丢了朝廷的面子。强克捷畏惧州府的势力,害怕被朝廷翻查,无奈只能服毒自杀。他自杀后,朋友将他的尸首挂在衙门外的一棵树上。县令一死,滑县大乱,李文成攻城轻而易举。为了震慑他人,李文成就将尸首挂在了县城牌坊上示众。强克捷终于死了,生祠也建了,滑县失守的过错也因这一位英杰而得到原谅了。
    当时吴其濬听完冯克善如此说,非常疑惑:“你所说可当真?”冯克善说:“我现在这种状况有撒谎的必要吗?事实本就如此,天理教根本就没有杀强克捷。”吴其濬想起那晚李文成的话,前后一比对,虽不能验明真假,但也确实符合真实情况。
    而眼下,吴其濬不能戳破真相,他没那么大胆子敢把与冯克善的一面之缘告诉林则徐。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固始早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固始早报 技术支持:153106287 | 备案号:固始早报ICP备090118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