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gsbluelight PDF版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30期 -> 第四版 -> 新闻内容
吴其濬(连载)
新闻作者:曹雁雁  发布时间:2019-05-14  放大 缩小 默认
     (接上期)吴其濬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没说什么,谈谈经史罢了。唉,可惜一个明白人,竟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泽平不知道这个凉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想问,扬鞭趁夜与少爷一道急急赶路。
    出了滑县的地界,吴其濬忽然想起来,愧疚地对泽平说:“李教主烧了我的拜帖,又拿了我的银子,咱们俩如今行囊空空,离解州还有好几天路程怎么挨?看来咱们也只能风餐露宿吃点树皮草根了。”
    泽平狡黠一笑,将针灸包一拍,豪气地说:“放心吧,少爷!我这针灸包里藏了金叶子,不怕到不了解州。”
    吴其濬惊喜道:“呵,还藏了这一手,你真是我的福星。”
    几天后,吴其濬与泽平平安到了解州,伯父吴湳与堂弟吴其泰果然已经病得不轻。州府兵马忙着剿匪,诸多官员忙着做手脚,急得吴湳的妻子张氏眼睛哭得睁不开。张氏见到侄儿,仿佛见到救命稻草一样。吴其濬顾不得休息,来到病榻前,见昔日儒雅清秀的伯父一身黄肿,双目紧闭,病得整个人都不像样子。吴其泰的背部很大一处伤口,溃烂流水,每日只有痛昏了才能暂歇一刻,其余时间都是在疼痛的折磨中强挨。见到堂兄,吴其泰哭诉道:“此伤令我痛不欲生,我只恨不得立即就死,可没见到亲人,如何甘心?”
    吴其濬手被弟弟紧握着,也心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强打精神安慰道:“不要说傻话,我如今带了泽平来,他医术高明,一定能治好你的。”
    泽平为吴湳号脉,对张氏道:“夫人,老爷连夜不眠,气劳久积,幸好我这里有武当山的秘药紫金丹,先给老爷吃一颗续命。老爷的病积累了好些日子,不是一时半会能痊愈,夫人莫急。”
    泽平从针灸囊中摸出一块豆干大小的金纸包着的东西,便是传闻中的紫金丹。张氏不放心:“这药里头有金子?金子不是吃不得吗?”
    吴其濬解释道:“伯母放心,泽平如今是京城薛太医的入室弟子。这紫金丹金贵得很,普通人还求不到呢。”
    张氏这才遵照嘱咐将药和水让吴湳吞服。这边,泽平又马不停蹄地为吴其泰看伤口、敷药、施针,一切都有条不紊。
    张氏这才悄悄拉吴其濬到吴湳床边,将吴湳睡着的床褥翻开,从里头翻出一份账单和一本名录。张氏嘱咐道:“你伯父恐自己大限已到,解州的各路人马都盼着他死,为防不测,你伯父准备了这些,这是解州具体的粮食和库存银两的账本详情,这是一份作奸犯科、勾结腐败的官员名录。你伯父交代过,只要他一咽气,你立即带着这些东西上京城,或交给都察院或想办法递给皇上。你伯父这辈子没做亏心事,地方上的人情来往也不算苛待他们,怎能让小人诬蔑咱们!你快收好,谁也别告诉!”
    吴其濬本以为到了解州至少能睡个好觉,没料到情形更乱。第二日他进城抓药,却见满城的人慌忙乱跑,一家药铺的掌柜收拾了行李细软,慌里慌张的交代小厮守店,小厮苦着脸,勉强打起精神应付,等掌柜马车一走,小厮放下门板就要关门。吴其濬忙上台阶问:“伙计,为什么要关门?我要抓药!”
小厮无奈,只能央求道:“客官你要抓什么药赶紧吧!”
    吴其濬递过药方,好奇地打听:“怎么回事?昨儿还好好的,怎么今天满城乱哄哄?”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固始早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固始早报 技术支持:153106287 | 备案号:固始早报ICP备090118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