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gsbluelight PDF版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24期 -> 第四版 -> 新闻内容
《吴其濬》(连载)
新闻作者:曹雁雁  发布时间:2019-03-13  放大 缩小 默认
   (接上期)吴其濬忍住怒火,放下筷子,问:“几位有何贵干?”
    一个头目打扮的侍卫不怀好意地说:“如今县里到处灾民,你们二位倒是阔绰。教主替天行道,广征义士,二位贵客是不是该向教主献上你们的诚意?”
    吴其濬听明白了话语,冷笑道:“献上诚意我们是极其乐意的,不过想必以教主的雅量应该容许我们吃完这碗面。”说罢不顾脖子上架着刀,将碗端起来,大口吃了起来。吴其濬三下五除二地吃完面,抹完嘴唇,从容地跟着守卫去见传说中的“教主”,倒把那些押着他的人惊住了。
    吴其濬与泽平进了县衙,见到了天理教徒所说的“教主”。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农夫,脸上带着刀疤,身量中等,圆脸大眼,看着还算斯文厚道。他坐在县老爷坐的位置上,身后挂着一面锦旗,写着“大明天顺李真主”。他的旁边坐着一个更为年长黝黑的男子。年长男子眼如铜铃,精光毕现,浓眉高额,额头上系着抹额写着“地皇”二字,坐姿十分挺拔,钵子大小的拳头微握,从容放在腿上。吴其濬心想:坐正中的这便是头目了。
    “见了教主还不跪下?”旁边的守卫踹了吴其濬膝盖弯一脚,想让吴其濬跪下。但吴其濬也精通马术,练过拳脚,并不轻易被绊倒。那守卫发了脾气,又要狠狠踹上两脚却被吴其濬躲开了。
    “住手!”坐在上方的李教主开口了,淡淡说道,“我们天理教是讲理的,不强迫人,他不愿意就算了。”
    吴其濬冷笑着反驳道:“既然讹人银两,何必惺惺作态?”
    李教主脸色难看了一些,旁边的侍从递过吴其濬的包袱,悄声说道:“教主,这小子是个举人,家里都是翰林院的京官,恐怕是来探内情的,不可轻饶。”
    李教主看了包袱里的拜帖和银子,面上浮起一丝憎恨的冷笑,说:“看来这位小兄弟对我们天理教颇有误解。你们这等膏粱纨绔,平日花天酒地,搜刮民脂民膏,喝百姓的血肥你们的肚子,何尝知道人间疾苦?你们倒是造化神功,得个满门进士一家仕宦的美名,供养出你们这等世家子弟书香大族,自然要称颂皇恩,舍得两腿之膝盖去跪功名与荣禄了。可怜朱门酒肉臭,百姓却白白饿死。如今这满朝官员,无论大小,谁不贪?谁不腐?捂着粮食宁可发霉,也不愿救济穷人,看着百姓吃草也嫌鱼肉太腥!就说你们二位,在我这饥荒遍地的滑县,也能有这么些银两。哼,你们这些银两还不是压榨百姓而来?我今索取,不过是取之于权贵还之于百姓!”
吴其濬鼓掌大笑:“说得好,说得妙!好一番感人至深的大道理,我真是差一点就感动了。”他突然收起笑容,反问:“教主言之凿凿,可见是受过诗书熏陶,竟也知杜少陵之诗。天理教若只是讲天理,何不学那古时侠客,劫富济贫,将那粮仓开了,银钱放了,贪官杀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样悬尸示众恐吓人又是为什么?你旁边坐的这位仁兄额头所写的‘地皇’二字又是何心理?莫不是向往着这普天下唯一一把的龙椅?”
    李教主心中一惊,暗想:果然是读了书的人,不好随便唬弄。旁边坐的地皇拍桌而起,拔出腰刀来,说道:“贤弟,甭和他废话,看俺一刀宰了他!”他从座椅上三步两步冲下来,将刀抵住了吴其濬的喉咙。
     吴其濬看也没有看刀一眼,爽朗地说道:“原本我该听人劝绕道而行,奈何我急于救人。今日如果躲不掉,吴某也认了,只是请放了旁边这位医生,他只是我花钱雇来治病的,与我本没有关系。天理教果真‘讲理’,吴某大开眼界了!来吧,杀吧,我若吱一声,就枉读圣贤书!”
    “冯兄,且慢!”李教主自从牢里出来后,见到的都是抱头鼠窜的官员小吏和四处逃逸的灾民,并未见过吴其濬这样的读书人,就在地皇刀尖相向的那一瞬间,他看到这个年轻人临危不惧,起了惜才之心,想学周公吐哺招纳贤才。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固始早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固始早报 技术支持:153106287 | 备案号:固始早报ICP备090118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