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gsbluelight PDF版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50期 -> 第四版 -> 新闻内容
长篇历史小说 《吴其濬》(连载)
新闻作者:曹雁雁  发布时间:2019-12-02  放大 缩小 默认
      (接上期)吴墱的病床就摆在门边,为的是开门就能看见亲人。他已瘦成一把骨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见到吴其濬,只能艰难地转过脸虚弱无力地朝他笑了笑,这是吴其濬与叔叔最后的“见面”。没过两天,吴墱就去世了。
       按照当地习俗,遗体原本要在家里停放好几天,但吴墱染病而亡,不敢久放,草草做了两场法事便准备抬出去下葬。清晨,一夜无眠的吴其濬就早早候在灵堂等着发葬送殡。湘帘后的黝黑棺材和叔叔的微笑交织在一起,死亡把离愁别恨都刻进吴其濬的骨髓。仆人们穿好了草绳、杠头,孝子们穿好了孝服,一切准备就绪。牛角吹响,正准备抬棺,吴墱的妻子沈氏拦在了门边。她瘦得像张纸片,被儿子们两边搭架子似的搀扶着,她身体虚弱,说话舌头也打颤,望着吴湳,她大声问:“大哥,你为什么不让先夫葬入祖坟?”
       吴湳眼睛通红,面有难色。灵堂外站着吴家的兄弟子侄和本家好几十号人。吴湳是吴家的长子,是“城关吴”一族的族长。他艰难地说:“弟妹,这是祖宗的规矩,吴家上下没有人不晓得,凡是没有大夫名位的子弟,死后不可葬入祖坟,牌位不可入宗祠。我身为族长,不能坏了规矩呀。”
       沈氏眼睛突出,凄惨而鄙夷地笑了,笑了一会儿,眼窝里淌下泪来。她推开儿子,连跪带爬地闯进灵堂护住吴墱的棺材,扭过头来冲着吴湳喊叫道:“祖宗的规矩?大夫名位比你亲弟弟的亡灵还要重要?你们在外做官光宗耀祖,可知家里遭灾举步难行?你们都是读书人,他牺牲自己的生命抛弃个人安危去赈灾恤民,难道不是高义仁德?难道这样于家于国有奉献的人竟连葬入祖坟也不配?这是什么破规矩!两位兄长在外做官,吴家祖业哪一天少了先夫操持?你们如今个个都有功名,但是漪圆、美存,他们哪一个不是先夫手把手教出来的?他怎么不配做吴家的子孙?这么了不起的人,不配做这些当了大官的侄儿们的叔叔?二哥,美存、季深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们倒是也说句话呀!”
       吴其彦对着沈氏跪下哭道:“侄儿愧对,没有叔叔悉心教导,就没有侄儿的今天。”
       吴烜忍不住向吴湳求情:“大哥,你看这……”
       吴湳含着眼泪狠狠地瞪了吴烜一眼:“老二,你不要糊涂,正是这条祖宗规矩才有我们城关吴的今日!正是有这样的规矩,我们的子弟才不敢懈怠、不敢放纵,才能走正道!如果今天当众毁约,你我岂不是不肖子孙?将来到地下怎么向祖先交代?都说治家不严家风必坏,有什么埋怨怪责,都算在我身上。今天这规矩,说什么也不能改!抬棺!”
       沈氏张开双臂,抵死抱住棺木,跟吴湳较上了劲:“要抬棺,就先杀了我!”
       吴其濬忍不住求伯父:“大伯,叔叔虽没有大夫职位,但一生行善乡里,救民于灾荒。规矩是人定的,至少让叔叔能埋在祖坟附近吧,别埋在离得太远的地方。”
       吴湳摇头,强硬扫了吴其濬一眼,说:“你管好你自己吧!不肯读书,以后跟你叔叔是一样下场!所有懒惰懈怠的人,都是这样的下场!”
      吴其濬热切的心一下结了冰,他松开吴湳的衣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望着沈氏血泪交加的模样和白花、黑棺,吴家大门上高悬的“宫保第”几个字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睛。没有功名,家人也不算家人了?吴其濬想起在解州时的伯父,是那样亲切和蔼,今日的伯父竟是如此陌生冷酷。
       吴湳见沈氏还在百般阻挠,皱眉喝道:“弟妹,休要胡闹,不要误了下葬的时辰。敏哥儿,扶你母亲下去休息。”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固始早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固始早报 技术支持:153106287 | 备案号:固始早报ICP备090118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