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gsbluelight PDF版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398期 -> 第四版 -> 新闻内容
《吴其濬》(连载)
新闻作者:曹雁雁  发布时间:2018-06-12  放大 缩小 默认
  (接上期)荷芰摇摇流光长,凌波遣人过横塘,燕泥点点衔愁绪,凯风无情燎沉香。
    吴其濬写完又摇头,笑道:“写诗我不是端木的对手,如今看来连姐姐也比不上了。”
    春苗笑道:“你纯粹陪我玩儿,哪能说不好?何况和诗本来就不尽兴。唐宋诗词那么多,和诗出色的也不过苏东坡呀!前日我还看你写了一篇赋,写着‘绛囊朱实,颇形咏叹,不知此田塍间物耳,偶然得地,遂与玉树琪花,俱称悬圃灵卉,亦何幸耶?’什么田间之物,竟被你写得这么美?让我好想瞧一瞧。”春苗拿出一张文稿递给吴其濬。
“这不是去年误把金银木当红姑娘了么?我一直想偷空知道红姑娘的真面目,于是那日和大少爷去远足,在田沟之间偶然看见了。它就长在阡陌之上,水渠之畔,原来是黄叶矮木,果真像他们说的红果子外头裹着一层红纱样的皮,远看像是挂着小灯盏。我问了当地的农人,他们说红姑娘是别称,它还有个名字叫酸浆。还记得小时候泽平叫我吃的酸浆草吗?它们名字相类,物却不同,一草一木甚多妙趣,我一时没有忍住,就写了这篇小记。”吴其濬倚在窗边,回想起当时与兄长在野外漫步的舒畅,顿觉书屋如囚笼。
    “已经入夏,你许久没有出去一定憋坏了吧。”春苗小心地将文稿收在一个匣子中,笑道:“你若以后还写了小记,记得要告诉我,不要一不高兴就扔进废纸篓里。你瞧瞧,这都是你过去画的植物图稿和相关札记,我数了数,不下百篇。我都替你整理好了,有内容重复的我都帮你粘在一块儿,将来你想看的时候可以仔细推敲,积少成多,说不定以后能派上用场呢!”
    “姐姐,难为你了。”匣子中的文稿放得整整齐齐,吴其濬随手翻了翻,发现里头果真有不少被自己揉皱了的纸张,细心的春苗却将它们分门别类,用彩笔做了记号。吴其濬感动地问:“你觉得我真的能整理出什么东西来么?”
“当然能,你每每入梦,总在梦中说恨不得朝如行云暮如雨,好为一草一木洒下甘露,可见你对植物的喜爱并不肤浅。你真心热爱的那个东西,它才是你生命中最大的内线,活来活去,就是为了执行它的命令。越是这番深重的喜爱,越该珍惜自己的一笔一画呀!千山万水的,不就是为了找见真正的自己吗?”
    “知己如斯,我有何寂寞之处?纵然万人误解,姐姐,有你今日的话,我也可以毫不在意了。”吴其濬痴痴地看着春苗,仿若再看一百次也不够。
    春苗整好书桌,建议道:“袁简斋写食单能风靡江南,你缘何不知你写植物也能惠及后人呢?误解你的人也误解着人间其他事,而了解你的人远比你想象中要了解你得多。你这些清丽辞藻赋予草木,你就是它们的知己,既然写这么些小记,何不自拟一个名号,只在你们之间言谈?”
    吴其濬心中一亮,拍手称快:“姐姐,你这提议妙极!是该拟个号,拟什么号呢?”他掩卷沉思:“淮水之滨曾出了千古循吏孙叔敖,他引水灌雩娄。一将功成万骨枯,多少将相英雄以他人之血封妻荫子,荣耀至极,悲哀至极,唯有孙叔敖我最佩服,清清白白,不卑不亢,无怨无尤。我想我不如就叫雩娄农吧!”
    “雩娄农?”春苗反复咀嚼着这三个字,说,“名字虽不算新巧,于你这番苦心倒相得益彰。旁人看了或会笑你身在繁华心羡田园,以此为文人雅士的标签罢了,可我想,终有一天,你会涉足千山万水,问道乾坤之间。这个名字好!”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固始早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固始早报 技术支持:153106287 | 备案号:固始早报ICP备090118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