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gsbluelight PDF版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387期 -> 第四版 -> 新闻内容
走进三月,拥抱春天
新闻作者:吴晓军  发布时间:2018-03-09  放大 缩小 默认



    早上在运动场锻炼,看见校园的花开了许多,红的像火,白的似雪,才觉得春天轰轰烈烈地真的来了。
    红的花,会让人想起白居易的那句“日出江花红胜火”,白的花,当然是岑参的那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诗中的梨花其实是雪花。唐玄宗天宝年间,大诗人岑参怀着建功立业的志向出塞,一日,诗人送武判官归京,望着雪后远山,吟诵出了千古名句。这句诗,如其说是对大雪的欣喜,倒不如是对春天的期待。
    如果梨花没有比喻义,那也很好。千树万树梨花开,该是多么梦幻的童话世界。不过,一夜春风来,梨花得等等,仙客来、君子兰、朱顶红、干枝梅对她说:“等我们表演完了,你再登上春天的舞台吧!”
    三月,叶子开始变绿,花儿依次绽放。叶子像是春的情书,每一片都是爱的宣言;花儿如同春的聘礼,每一朵都是心的诚意。我们常说的一句话终于变成了现实:我仅仅需要一片叶,你却给了我整片森林;我仅仅需要一朵花,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花开时节,那红,红的热情,那白,白的圣洁,那粉,粉的可爱,那黄,黄的调皮。一群少女正穿梭在花海,玉影翩翩,笑语盈盈,她们与花合影,竟一下子让花儿逊色了许多。 
    一位红衣少女,将绯红的脸颊紧紧贴在一朵红花上,像是一团火在春天燃烧,让你分辨不出哪是红花,哪是少女。“咔嚓”一声,时光瞬间静止,照片的旁边,配上了一行林徽因的诗句:记忆的梗上,谁不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三月的老树,也开始苏醒,脱去颓废,换上新装。他们经历了太多的风云变幻,潮起潮落;他们见证了太多的花枯花萎,云卷云舒。在每一个枝叶里,都收藏有阳光、风雨、雾岚和雷鸣。他们欢乐不笑,痛苦不哭,站成一道巍峨的风景。
    这些春天的树,总是惹人遐思。或让人感动,席慕蓉说:“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或给人思索,德国哲学家黑塞在《树木》里说:“树木是神物。谁能同它们交谈,谁就能倾听它们的语言,谁就能获悉真理。”或令人沉醉,海子曾对故乡说:“我要扶住你,大地。我醉了,我是醉了。我称山为兄弟,水为姐妹,树林是情人。”
    有村庄的树木或有树木的村庄,就是一幅颇具古典韵味的生动画卷。树是村庄的脸面,村庄是树的衣裳,加上一湖春水,就是水墨江南,唐诗宋词里的意境,已不再是传说。
    三月,如果说红是春的浓妆,绿是春的底色,那么蓝就是春的梦境。春来江水绿如蓝。蓝的不仅是江水,还有天空。经过寒冬的鸟雀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呼朋引伴,抖擞着精神,畅想着未来,如同鱼翔浅底。
    一只大风筝也赶来凑热闹,开始鸟雀有些好奇,嗅到了一些不合时局的味道,发现没有危险,就把它当作自己的同类,叽叽喳喳地告诉它天空的秘密。风筝却不想理会,一动不动,旁若无人地发表着蓝天的诗行。
    山是青的,水是清的,风是轻的,连人,都是亲的。这就是三月,像娃娃那样清新,像姑娘那样婀娜,像小伙那样矫健。
    我热爱骑行,怎能放过春天。
    如果再快一点/就可以追上阳光、风雨和彩虹/甚至是逝去的岁月/和那个轻狂不羁的少年
    春天的骑行/就像创作/有埋伏,也有曲笔/有细节,更有悬念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走,我们一起找春天吧,走出城市,走出街道,走向山川,走向河流……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固始早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固始早报 技术支持:153106287 | 备案号:固始早报ICP备09011859号